第一章

推荐阅读:地府带货人讨命人知否知否,红楼可签到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凤凰珞Re,骨傲天屠戮的我我的头发能创造妖国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我靠充钱当武帝一剑朝天

    第一章

    泛黄空调嗡嗡作响,办公桌上碧萝垂头丧耳,附中刚刚开学两周,老师们忙着备课件,穿着白t恤的少年端端正正坐在凳子上,怀里抱着一沓厚厚参考书。

    有位老师路过顺手接了一杯水,放在桌沿,“赵老师马上就来,你先喝口水。”

    “谢谢老师。”

    音色干净,乖乖巧巧,泛着少年特有的清朗,像股潺潺泉水,炎炎夏日听着很舒坦。

    那位老师不由自主的笑了下,几个伏案工作的老师亦抬起头,打量他,少年小心翼翼放下怀里的书,双手捧着水杯轻轻喝了一口水,像奶猫喝水似的轻巧,怪招人心疼的。

    是个好孩子。

    可惜是从新阳二中转来的,几个人心照不宣,新阳二中是老城区的学校,平均成绩算不上低,但比起钱塘附中差远了,往年附中收过不少新阳二中的学生,没几个能跟得上附中学习进度。

    更别提分到基础班,附中是个好学校,仅针对先锋班,基础班的学生,默认都是家长花钱进来的,能考个二本就烧高香谢谢祖宗保佑吧。

    赵涛夹着课本,让班里那帮兔崽子气的最近上火,一进来火急火燎的灌了一保温杯的养生茶,扭过头瞧见了林斐,他怔愣一下,翻开办公桌上的转学生档案。

    本人比照片更出挑,赵涛上下端量一遍,眉眼周正,唇红齿白,规规矩矩又干干净净,像一棵明朗清透的青松。

    天生的白净皮,许是烈日晒的两颊有些泛红,衬的那双乌浓的眼睛更无辜,像头懵懂的小鹿,轻易让人想到“稚气”“明净”等词语。

    “你上学期怎么休学了?”赵涛收回视线,声音不自觉的放轻柔,像是怕惊扰了少年眼里的小鹿。

    林斐低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乖顺地说:“赵老师,麻烦您了,上学期我生病了。”

    “哦,我看你在新阳的成绩都是a,以前基础打的应该挺不错,现在落了一学期的课程也不要紧,多问问代课老师,争取两个月把课程补回来。”赵涛合上档案,和颜悦色地道:“我现在这里没课本,明天给你要一套,明天早上你正式去基础四班报道。”

    林斐抬起头笑了,无辜地模样,“谢谢赵老师,”

    谁不喜欢这样的学生?外形好,成绩好,又特别懂礼貌有教养,赵涛怎么看怎么满意,如果自己生儿子,就得教成林斐这样。

    “对了,明天早上带上你家长,我和他沟通一下你补课的问题。”

    林斐似乎是没想到,微微眯了眯眼睛,随即轻轻点点下颚,“好的,赵老师。”

    附中校园种了一排香樟树,滚烫的空气里草木香气蒸腾,在黏腻的夏天,如同融化的香草味冰淇淋,令人烦躁。

    林斐从教师办公室出来,撞上放学时间,原本空荡荡的校园热热闹闹,穿着白色校服的学生像从蒸笼拎出来的包子,满脸的汗珠还张着嘴喋喋不休的喧闹。

    他抱着厚厚的参考书,径直走到寂静的走廊尽头,那沓方才视若珍宝的书“啪”落在阶梯上,林斐坐上去,一条长腿伸展,一条随意半曲着,熟稔的从口袋掏出手机,单手快速的敲着键盘。

    周勉来的很及时,大步跑过来,“你怎么又要叫家长?”

    林斐活动活动手腕筋骨,看着前方,漫不经心地说:“我休学一学期,老师觉得我课程跟不上。”

    “那你爸妈……”话到嘴边,周勉咽了下去,担忧地瞥一眼林斐无所谓似的侧脸。

    周勉心底叹口气,左右看了看,确定身边没同学,“我帮你找找,你来附中以后就是我罩着你,别担心这种事了。”

    林斐“嗯”一声,睨了眼周勉的口袋,弧线流利的下颚一扬,“有火吗?”

    “那必须有。”

    周勉“吧嗒”一声打着,橘黄色的火焰跳跃,林斐从口袋拿出包烟,随手衔一根在嘴边,偏过头点烟,垂在两颊柔顺的碎发随着动作偏离耳廓,露出一侧清冷的耳钉,在日光下冒着寒光。

    野得很。

    “饭堂在哪儿?请你吃饭。”林斐抽完烟,长长伸个懒腰,从口袋摸出一颗大白兔奶糖,含在嘴里。

    这会是饭点,人头攒动,贸然出现的新面孔引起关注,路过人有意无意的瞟一眼林斐,回过头一脸的八卦,小小声的议论些什么。

    “公告栏那边那么多人,看什么呢?”周勉朝黑压压人头看去。

    林斐没他那么强的好奇心,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直到听到周勉一声“卧槽!”,止住了脚步。

    卧槽这个词语在口语表达中具有多重含义,一部分情况下作为某个国骂词语的前缀,但大部分情况下表示愤怒、激动,或者像周勉此时一样的震惊。

    随着林斐回过头,走过来,公告栏前的人群引发一阵骚动,自觉地给正主让开了一条道路,各式各样的目光停在林斐脸上,想要从他表情上获取一些八卦信息。

    但林斐让他们失望了,面对那张印有本人一寸照、姓名,满分150分,考分16分的全省数学联赛决赛成绩单,这位乖乖崽连眼皮都没抖,从容不迫地从公告栏撕下来。

    刚黏上去不久,胶水还没干透,他单手揉成团,手腕轻轻一扬,一道流利的抛物线落进垃圾筐,顺带从口袋里抽了一张纸,随手把黏糊糊的胶水也擦干净。

    这一切行云流水,仿佛揭的不是那张令人贻笑大方的成绩单,而是保送重点大学的通知单。

    全省数学联赛决赛一共才二十个人,能进决赛名单,那是各个学校尖子生中的尖子生,按照往年的惯例,前八名可以进省队,轻而易举的保送高校,就算是淘汰的十二人,以他们的成绩,重点大学稳打稳扎。

    在这样重要的比赛中,16分也令人难以置信,就算靠蒙,也不至于这么低吧?

    议论的声音很小,还是传进林斐的耳朵里,“假的吧?”“不可能。”有人惊叹。

    周勉想要说些什么,林斐率先回答了,微微抬起下颚,用一种无所谓眼神看向那个人,轻描淡写地说:“是真的,当时睡着了。”

    “……”

    转学不到一天时间,林斐成功的令大部分人记住了他的名字,这可是前所未有的特殊待遇。

    林斐面无表情,纸巾用力擦手心的胶水,掌心的皮肤摩擦微微泛红发烫,丝丝的刺疼,才缓缓停下动作,深深呼出一口气。

    在众人讨论他是逼王还是真有料的时间,他微微侧过头朝公告栏侧边的走廊瞧了一眼,运气很好,一个摄像头正对着这个地方。

    运气真好,第一天就有人跳出来想给他当沙包,林斐迫不及待活动活动手腕。

    周勉骂娘的心都有了,从新阳二中转学到附中的就那么几个人,要让他逮住是谁干这么损的事,皮都给他剥一层。

    林斐倒是表现的很淡定,下午找个附近的书店翻翻参考书,蹭蹭空调,补补落下的课程。

    干好事周勉可能不行,但干坏事一个顶两个,下午放学后,周勉将手机伸到他面前,“这人当你叔叔怎么样?”

    太阳下的手机屏幕曝光过度,林斐扫了一眼,大约瞧见是个穿着西装的男的,眯眯眼睛,“这谁?”

    “附近的人加的我,他说自己是男公关,喜欢cosplay,大概是哪个公司公关部上班的。”周勉表情凝重地道。

    林斐掠过资料简介,头像是个男的,没露脸,穿着廉价的黑色西装,一手掀起衬衣,露出一截瘦巴巴的肚皮,像营养不良,看的人心生怜悯。

    [男公关+v谈价格]:角色扮演陪聊伴游都可以。

    不能说和周勉说的一模一样吧,至少是毫不相干。

    周勉擦擦头上的汗,继续说:“我给你约好了,本来想和你一起去,但这会有急事,这人现在就在北门口等你,穿白衬衣和马甲。”

    林斐意味深长地瞥一眼周勉,慢悠悠地点点头:“我记住了,谢了,下次别找这种人了。”

    懒得纠正周勉的错误,当鸭子整天伺候人,应该演技都不错,只要帮他把明天那一关过去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谈。

    北门口是条商业街,此时华灯初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络绎不绝,林斐举着一个抹茶甜筒,小口小口舔着吃,盘算给多少钱合适,比起普通的高中生,除了没有父母管教,生活费大把的有,足够他日常花销。

    这么热的天,能穿衬衣和马甲的人会很显眼,林斐认真的扫一圈周围,没有这种傻子。

    他摸出手机,正想要问周勉要鸭哥的微信,马路对面一辆白色的特斯拉推开了驾驶座的门,一颗矜贵的后脑勺冉冉升起,衬衫的领子整洁挺直,外头是件紧贴着腰身的亚麻色西装马甲,妥帖的一丝不苟,身量很高,再加上脊背挺直,仪态绝佳,往人群中这样一站显得鹤立鸡群。

    男人身边还有个更不怕热的,一身的黑西装盖不住虎背熊腰,似乎在和男人说些什么,还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张卡递给男人。

    大白天的,没想到行情还挺好,林斐穿过斑马线,男人已经坐回了驾驶座,但并没有发动汽车,应该是在等他。

    来来往往的学生络绎不绝,林斐侧头打量一遍特斯拉,以前没见过这种型号,或许是新出的,单手拉开副驾驶的门,他动作迅速弯腰坐了下去,咬了一口甜筒上快要融化的巧克力碎片,才乖乖地说:“你好,我来谈生意。”

    “生意?”

    男人的音色很独特,低沉之中多了一种游刃有余的缓,有种难以言喻的禁欲感。

    林斐别过脸,残存的夕阳穿过挡风玻璃,他反射性眯眯眼睛,男人微偏着头,目光停在林斐脸上,亦在端详他。

    男人是典型的冷淡挂长相,偏分的黑发整洁的一丝不苟,窄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幅薄薄的银边眼镜,纤细精致的铂金眼镜链条垂在削直脸颊两侧,衬的原本流畅的下颌线越发英挺,嘴唇色浅而薄。

    皮相和骨相在他脸上得到绝妙的化学反应,既令人生畏,又让人觉得优雅雍容。

    林斐拧起眉头,本来打算给八百,这种品质的鸭,没有两三千,怕是搞不定。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76/76469/262803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