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推荐阅读:我在贞观开酒馆我真的是个内线无敌大佬要出世我在边关种田忙重生农耕时代我真不是亮剑头号特种兵重生后强行和反派HE了芝加哥1990讨命人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第四章

    林斐打开微信,翻出[嘎嘎嘎]的聊天页面,头像里傅施阅那双深沉的眼睛静静的直视着他,像是在和他说:“林斐同学,谁是鸭?”

    一种直冲灵魂的尴尬从脊椎骨升起,像窜天猴似的窜到脑门,林斐面无表情地删掉了备注,留下那个u5085的微信昵称。

    课照听,卷照写,假装啥也不知道。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朋友圈页面有个小红点,提醒头像是个漂亮的中年女人,林斐拇指在屏幕上游移几秒,轻轻点进去,备注名为[妈妈]的账号发部了一组新照片。

    抱着五六岁的小女孩,背后是临江迪士尼乐园粉嫩的城堡,母女两人喜笑颜开,坐在豪华的旋转餐厅吃着西餐,精致的草莓蛋糕可口诱人,配文是“宝贝生日快乐,妈妈永远爱你。”

    这话林斐也听过,不止一次,目光凝在永远爱你那四个字上,嘲弄地勾勾嘴角,真没意思,顺手把账号拉进黑名单。

    眼不见为净。

    这节课一下课,是个大课间,林斐揣上手机径直出了教室门,周勉没赶得上问他什么情况,一直等到快上课,林斐才慢悠悠回来了。

    “你去抽烟都不叫我。”周勉闻到甜甜的奶糖味,小声地埋怨。

    林斐靠在课桌沿,嚼着嘴里的奶糖,懒得解释刚才去干什么,手机伸到周勉眼前,“这个人你认识吗?”

    照片里是视频监控画面,一个满脸痘印的高个男生正在公告栏前东张西望,手里捏着一瓶白胶水,和做贼似的。

    “有点眼熟,看着应该是高一那帮孙子,就这个人贴你的成绩单吧?”周勉看看照片,又稀奇地看着林斐,“你哪儿来的这张照片?”

    附中学生是无权查监控的,就算老师查监控,也得写申请书,还得请保卫部门的领导签字,周勉那天也看见监控了,根本没往那上面想,查监控的难度和他考年级第一不相上下。

    “我说我手表丢了,过世亲人送我的,保卫科就让我查了。”林斐脸上波澜不惊,说谎没有一丁点心理压力。

    周勉下巴都快掉下来,这都行?保卫科全是老师的亲戚,不是爹就是舅舅,一帮老头子,整天板着个脸,管的那叫一个严,甭说查监控这种职业原则问题,他有次抽烟被保卫科揪住,写完检查,还要给那帮老头罚抄一百遍消防知识手册,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做人怎么这么不公平?

    周勉百思不得其解,一瞧林斐现在这副模样就懂了,乖乖地站在这,慢慢吃着奶糖,一副谁都能欺负的模样,欺骗性太强了。

    天生就是一张能诓人的脸,就算是做坏事都没人信,大家还都能觉得他是被冤枉的小可怜,让人怜爱。

    周勉真是服了林斐,这就是坏学生的王者段位,杀人于无形之中是也。

    走读生不用上晚自习,能早早回家写作业,这也不值得高兴,高二相比高三压力更大,老师三令五申,耳提面命一年后高考的紧迫和重要性,到了高三,整天学习忙成狗,也顾不上压力不压力了。

    林斐收拾书包回家,那张照片躺进收藏夹,附中这么小,总会遇到有缘人。

    林斐现在住的房子是那个被拉黑的女人的,一套小两室,以前人家一家三口住在这,墙上还贴着小姑娘的百日照,现在林斐来上学,这套暂时给他住,家里还有个做饭洗衣的阿姨。

    离附中四站路,他习惯走回去,插着耳机听听英文,顺便背点单词,钱塘市区的晚高峰,路口车堵的水泄不通,喇叭声音此起彼伏,林斐慢悠悠走在人行道上,浑然不觉吵杂。

    这时,一声微弱的叫声从路边草丛传来,“呜汪!”

    林斐摁紧耳机,充耳不闻,大步向前走去,还没走远,又是一声可可怜怜的狗叫,像是饿了好几天的碾转呻'吟。

    运气真不好,倒霉的事攒一块了,林斐回过头,走回去,双手抄在校服裤兜口袋,用眼尾瞥了一眼草丛,是条很小的白狗,两三个月不到的样子,全身脏兮兮的,看不出什么品种,乌黑的眼睛看着他哀叫。

    “你怎么这么脏。”林斐皱着眉,嫌弃地说。

    小白狗没想到他那么没爱心,支着颤抖的腿爬起来,往林斐身边蹭,想要撒娇卖萌,林斐往后退一步,特别冷漠地撇过脸,“你别过来。”

    边说着,他摸出手机,查查附近的宠物医院,看在这狗还有几分姿色的面子上,帮它一把。

    小狗狗似乎听懂了他的话,蹲在他脚边,仰头眼巴巴看着他。

    最近的宠物医院离这里六七站路,林斐锁屏手机,低头看着小白狗,小家伙仰头可怜兮兮看着他,林斐背过身,拉开书包拉链,拎出崭新的校服短袖,扔在小白狗身上,小心翼翼的抱起来,小白狗很有眼力劲,吐着舌头使劲舔他的手,讨好他。

    林斐顾不上闪避,先是听到了路边停车的声音,引擎嗡嗡地响,然后闻到一股很好闻的男士香水味,昨天早上刚刚闻过,回过头,傅施阅站在身后,整洁灰色的西装外套闲适搭在臂弯,探究地望着怀里那条狗。

    林斐怔了一下,应对这种尴尬场面最好的办法是面不改色,“傅叔叔,你好呀。”

    傅施阅瞥了他眼,伸手亲昵摸摸狗头,小白狗一点也不怕生,呜咽一声,蹭蹭他的手心,“它怎么了?”

    “不知道,我准备带它去医院看看。”怀里小小的狗狗颤抖不止,林斐轻轻拍拍脊背哄着。

    傅施阅从西装的口袋抽出领巾,雪白的丝绸质地,略躬身,轻轻擦拭着小白狗脏兮兮的脸,“附近有家宠物医院,我们带它去看看。”

    林斐皱眉,他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单纯,对陌生成年人抱有警惕心,这件事早都知道了,但傅施阅不一样,对待狗狗如同情人一般温柔细致,眼里的柔情能溺死人。

    傅施阅开的还是那辆白色的特斯拉,车内干净的一尘不染,空气里飘着淡淡香薰,林斐抱着小白狗坐在后排,顺手把短袖的领口拉链拉到顶,削尖的下颚轻轻埋进去,只露出一双小鹿一样的眼睛,乖得不像话。

    “傅叔叔,你今天怎么有空?”

    傅施阅透过后视镜瞧他的模样一眼,淡定自若地说:“男公关也有休息日。”

    林斐窘的摸摸鼻尖,正想为昨天的事情道歉,一阵嗡嗡嗡的手机震动声响起,是傅施阅的手机。

    傅施阅随手摁下接通,手机那边叽里咕噜一大段急切的英文,林斐英文功底尚可,但对方语速太快,大概零碎分辨“导弹”“定位仪”“侦查”等几个词汇。

    似乎是和战争有关的。

    纵使电话那头火烧眉毛,傅施阅回复依旧慢条斯理,林斐能听出他口语绝佳,不是那种许多人刻意模仿的伦敦腔,而是特别自然优雅,不急不缓的娓娓道来。

    说的也不是什么好事,北极星这个词语林斐很耳熟,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

    等到傅施阅挂断手机,抬眼瞧后视镜里的林斐,少年的嘴唇像衣服拉链一样拉紧了,眼睛没有到处乱看,特别纯粹坦然地盯着他,和他怀里小白狗的眼神一模一样。

    可可爱爱。

    “傅叔叔。”林斐停顿一下,乌黑的睫毛煽动,“你不是男公关吧?”

    傅施阅轻笑,饶有兴趣,“我像吗?”

    林斐摇摇头,真诚地说:“你像是个有钱的大老板。”

    人美,钱多,好骗,速来的那种。

    傅施阅笑笑,不置可否。

    宠物医院不是林斐在地图上看到的那家,的确离的很近,短短几分钟就到了,牌子挂的是中英日三个语言,装修档次很高的样子,门口站着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后面跟着两个护士,驾驶座的车门一开,几个人热情地迎上来。

    医生看上去和傅施阅很熟悉。

    一个漂亮的护士从林斐手中抱过小白狗,去做基础检查,林斐去趟洗手间,仔仔细细洗了手,这里确实和一般的宠物医院不一样,空气里没有消毒水的味道,也没有狗叫猫叫,很安静。

    “您好,刚才那只是您的狗吗?”

    走廊口,白大褂医生已经在等他了,长得很和善,笑起来更和善。

    林斐很保守地回答:“暂时不是,它怎么了?”

    医生笑眯眯地说:“它有点发烧,具体情况还要检查。”

    “好,在什么地方交钱?”

    “傅先生是我们的贵宾客户,不用您交钱。”

    林斐不太习惯被人您您您的称呼,很别扭,“不用这么客气,傅叔叔也养了狗吗?”

    医生朝房间里瞥了一眼,笑容更盛,“在训狗这方面,你可以多多咨询傅先生,以前有人送给傅先生一头凶猛的法国狼犬,在我们这里寄养,脾气凶悍,咬伤了好几个员工,谁都治不了它,但傅先生很有耐心,一直悉心教导,没过多久这条狗很温顺,见了傅先生和奶猫一样撒娇。”

    这是事实,但没有说的是,那头狼犬被送回傅施阅身边后,关在笼子整整一周,滴水未沾,奄奄一息之际傅施阅打开笼子,亲手给它喂新鲜的肉块,恩威并施,降服的妥妥帖帖。

    这位傅先生一向深谙此道。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76/76469/262803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