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推荐阅读:地府带货人讨命人知否知否,红楼可签到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凤凰珞Re,骨傲天屠戮的我我的头发能创造妖国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我靠充钱当武帝一剑朝天

    第十章

    白秘书开车停在会展中心门口,林斐背着书包上了后座,白秘书笑吟吟地回过头看着他,“傅先生回公司了,安排我送你回家,他让我告诉你,明天见。”

    林斐还没答应去呢,车子缓慢发动,他偏着头抵着玻璃,流光溢彩的霓虹划过眼底,不知在想些什么。

    白秘书很少见到长这么正的男孩,特别是身上那种易碎的气质,像刚出蛹的蝴蝶落在你的掌中,美丽又脆弱,你只要稍稍一用力,就能令他粉身碎骨。

    十八岁,是一个奇妙的年纪,像是花苞绽放的瞬间,昨天还是一个令人烦躁的毛孩子,今天却能让人怦然心动。

    难怪被那位相中了。

    “林斐。”白秘书犹豫了一下,“希望你不要对傅先生的特殊照顾有误会,他不是坏人。”

    林斐“嗯”一声,慢悠悠地说:“我爷爷生前经常说,没有好人和坏人的区别,评判一个人如果只站在自己的立场,那这种评价是很主观的。”

    白秘书让他噎住了,半响没说过,过下个红绿灯路口,才道:“你很聪明。”

    这是当然的,长成林斐这样,不聪明点,早被人骗的骨头渣都不剩了。

    临下车,白秘书从副驾驶提出一个黑色手提箱,像电视上黑-帮装钱的那种,递给林斐,“傅先生送你的礼物。”

    “是什么?”林斐好奇地问。

    白秘书摇摇头,“傅先生让人放到车上的,我没有打开过。”

    箱子有点沉,林斐拎回家,没开灯,撂了书包懒洋洋躺在沙发上,阿尔法第一天到新家,胆子很小,蹲在拖鞋上一动不动,像个玩具狗,他垂着手摸摸阿尔法的脑袋,休息一阵慢吞吞坐起来,借着月光,两手随意掀开神神秘秘的手提箱。

    整整齐齐的玻璃瓶排列,碱金属在黯淡光线下泛着幽幽的光芒,来自于锂钠钾铷铯,碱土金属则是黑漆漆,还有无砷的金属锌,镉与汞,与箱子里的黑丝绒融为一体,全透明的玻璃瓶上印着名称,林斐耳熟能详的氦氖氩氪氙……

    展览上展出的的缩小版,除了放射性和人造元素,其他一切都集齐了。

    林斐怔愣半响,猛地从沙发上坐起来,头一回让礼物砸的晕头转向,这份礼物和价钱没有关系,他数理化很好,知道这些玩意有价无市,多少人求都求不来,一些稀有元素,普通人根本接触不到,更别提纯度都那么高。

    光是有钱不够,得有权势,有人脉。

    这位傅叔叔三样全都有。

    林斐站了半响,走进洗手间,打开水龙头,冰凉的水一遍一遍泼在脸颊,直至心跳渐渐平静,他抬起头,看着镜中的脸,半湿的乌黑头发贴在两颊,衬的皮肤白的没有血色,天生一张纯情骗子的脸。

    他低着头自嘲地笑了一下。

    从洗手台下的柜子,捞出藏的打火机,林斐背靠着冰冷的瓷砖墙,低头点了支烟,一点火在黑暗的房间里明明灭灭,如同一只毒蛇在吐信子。

    他仰起脸,颗颗水珠顺着洁白的颈线滚落,沾的白t恤一小片透明,慢慢吐口烟,烟雾缭绕里像大漠里一支玫瑰,又丧气又迷人。

    比起大多数同龄人,林斐更早明白一种叫做无可奈何的感觉,父母对外道性格不和而离婚,真实原因是他爸是个烂赌鬼,妈妈早已放弃爷俩,爷爷奶奶为了保护他,瞒着他,以为他毫不知情。

    可孩子的敏感远远超出成年人的想象。

    早在几年前,初中有过节的同学恶毒地骂他野孩子,亲妈都有孩子了,早都不要他了,他为此狠狠打一架,不服气,为了证明他的妈妈还是他的,赌气一个人偷偷坐着车去了临江。

    怀抱着满满希望,看见那个女人一家三口幸福,甜蜜的容不下多余的人,他装聋作哑,无声无息地像条丧家之犬一样回到钱塘,从此再也不提父母。

    从那之后,他更努力的学习。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就会打开一扇窗,那些对同龄人难以理解的复杂公式,他轻而易举的能学会,学校内大大小小的奖项拿到手软,但他不知足只在小小的校园万众瞩目,他要站的更高更远,让弃他而去的父母悔不当初。

    直到那件事。

    爷爷奶奶只知道林斐给妹妹捐了骨髓,却不知道手术做完当天,林斐的爸爸突然出现了。

    刚做完脊椎穿刺,林斐趴在病床上,刺骨的痛催的把嘴唇咬出血,像死了一遍一样的痛,病房外还在吵架,林斐爸爸责怪汪素洁不负责任,伤害儿子身体,坚决不肯把林斐的造血干细胞给小姑娘用。

    起初林斐以为林晋华还有几分人性,可两人闹到最后,林晋华露出尖锐獠牙,自己亲儿子的骨髓怎么着也得值二十万,没有这笔钱,休想救小姑娘,汪素洁不得不服软。

    多可笑,自始至终,两个人没有一个人进病房看他一眼,却达成了一笔交易。

    他到底算个什么?

    垃圾都算不上吧。

    手术导致了低钙血症,整整一个学期,林斐在家修养身体,唯一一趟出远门,是接到了林晋华的电话,二十万输的一干二净,欠了一屁股债,让高利贷打折了腿,瘫在家里动弹不得,这事最后还是闹到了爷爷奶奶面前。

    林斐的爷爷写了一辈子书法,是个清高性子,气的顽疾复发,没有抢救过来,入棺到出殡,林斐一滴眼泪都没落,背地里骂他白眼狼的人数不胜数。

    寒冷夜里,最懂他的奶奶将他搂在温暖怀抱中,说,“小甜糕,你还有奶奶,不管你爸怎么样,你永远是奶奶的宝贝。”

    那一刻,他一遍一遍问自己,林斐,这样的生活你还想再过吗?

    被人利用、践踏、瞧不起、亲生父母把你踩进烂泥里,这就是你的人生吗?

    面对至亲至爱的离世,无能为力这种感觉,你还想再尝试一次吗?

    不愿意。

    从今以后,你要抓住每一个出现在生命中的机会,要拼命向上爬,要一飞冲天,要把选择的权利紧紧握在自己手里,而不是随波逐流成为命运的玩具。

    现在,一个绝佳的机会摆在眼前。

    有着美好的皮囊,良好的家教,温柔的脾性,过了这村没了这个店,他不打算动真格,哄一哄叔叔,陪多金又柔情的叔叔玩一玩,不亏本。

    林斐当天晚上是抱着宝贝箱子睡的,与他同眠的是各位理化界的翘楚,梦里梦了一晚上分子式,早上醒来的时候还有一种半梦半醒地感觉。

    白秘书来接他的时候,他在小区楼下正在吃早饭,随便收拾了两件简单衣裳塞进书包里,轻装上阵。

    英语夏令营林斐以前参加过一次,住在郊区的木头房子,和几个同龄男孩挤在一起,空调半死不活,半夜里热醒好几次,回来成绩也没提升,还长了一脖子的痱子,浪费美好的假期时间。

    所以他对夏令营不抱什么希望,只是想单纯去见见傅施阅,感谢一下贵重礼物,以后有机会买一份回礼送给傅叔叔。

    车子开到寂静的郊区,栅栏围起一大片足球场大的的场地,碧绿混泥土地一望无际,唯一能撞进视线里的是一架白色飞机,印着科锐集团湛蓝logo,在万里无云的蓝天下高大雄伟。

    飞机林斐见过很多,平时出门旅行坐过不少次,这种私人飞机头一次见,他仰头看着科锐的logo,对那位傅叔叔的大手笔程度有了新的了解。

    “上去吧,傅先生在等你。”白秘书在身后道。

    羊毛地毯软绵绵,从入口铺满会客厅,灰白两色的沙发休闲典雅,造型时尚的装饰灯在穹顶点缀,墙壁两侧斜倾的铁质书架,名著和杂书皆有,完全像一个家一样。

    傅施阅笔直双腿交叠,茶几上摆着醒酒瓶,单手端着高脚杯,深红醇厚红酒杯中摇曳,衬衣领口的扣子没有像平时一丝不苟,松散两颗,没了那种禁欲感,多了几分年轻的亲和力。

    林斐这会才彻底醒了,穿的宽松抽绳的套头衫,束脚休闲运动裤,纯情的要命,和这个处处透露着上流社会的空间格格不入。

    傅施阅起身拉开冰箱,取出一罐牛奶,放到茶几上,“早饭没吃完吧?”

    林斐点点下巴,坐下来,大大方方地靠着沙发背,拧开牛奶瓶子咕咚咕咚喝一大口,好奇地端详着周围,琢磨这样一架私人飞机得多少钱。

    像是猜到了他的想法,傅施阅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做我这行很烧钱,需要让合作方相信你不会倒闭,买架飞机用来会客,是最简单的方法。”

    那是普通公司,不是科锐这种独角兽公司,合作方求神拜佛的盼着和科锐搭上关系,谁还敢嫌弃。

    是个绅士到骨子里的男人,林斐心想,能察觉到权利和金钱给自己带来的不适压迫感,轻描淡写地化解。

    这种体贴入微,不是一时半会能练就而成,来源于长年累月的耳濡目染,言传身教,总结一句话,得来自一个有钱有势的书香门第。

    “傅叔叔,谢谢你送我的礼物,我很喜欢。”林斐抿抿嘴边的白白的奶渍,甜的动人。

    傅施阅瞄一眼他嘴角残余的白渍,不知想到了什么,微微眯眯眼睛,“喜欢就好,如果有元素氧化了,记得告诉我,补给你。”

    林斐眼神明亮清澈,“傅叔叔,回礼下次送给你。”

    “不用这么客气。”傅施阅指尖点了点唇边,笑意轻浅,“这次是我帮你擦,还是自己擦?”

    林斐拇指抹抹嘴唇,用力过猛,唇色擦的更鲜艳,羞涩似地摸摸鼻尖,“周勉呢?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傅施阅选择性回答了一个问题,“他不坐这班,落地你可以见到他。”

    飞机的引擎嗡嗡作响,四周景色快速后退,林斐坐起身,半跪在窗前柔软的沙发上,新奇地瞭望前所未见的风景,偌大的停机坪越来越小,直至化成一个小小的绿点。

    他在看风景,不知自己也是别人眼里的风景。

    腰上的衣服随着前倾的动作,扯开一小截,那块白的耀眼的皮肤肌理紧绷着,灿烂的阳光下像渡了一层细腻的脂粉,极具青春魅力的皮肉,一眼看过去,都能想象到触感柔和的弹性,不知是他的腰身柔,还是骨头是柔的,令人遐想万分。

    傅施阅轻轻推推眼镜框,端起桌上红酒抿一口,眼神直白的戳着林斐,过了几分钟,才慢慢站起身,走进房间拎了件西装外套,从背后披在林斐肩上。

    温热的气息从身后席卷,伴随着成熟的香水味,林斐扭过头,撞上傅施阅那温柔的眼神,微愣一下瞪大眼睛,像丛林里的小鹿听到了枪声,自然而然地竖起耳朵,随时准备溜走。

    傅施阅两手理理西装的衣领,说,“下飞机有温差,你穿的太单薄了。”

    可爱的让人想犯罪,怎么会有这么傻气的小朋友?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76/76469/262803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