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推荐阅读:少年风水师农门小王妃边缘人物她重生了锦冠天下地府带货人讨命人知否知否,红楼可签到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凤凰珞Re,骨傲天屠戮的我

    第二十章

    傅施阅好整以暇地看他,“你真是欠收拾。”

    林斐倾身凑过去,毫不避讳阿凯的存在,带着期待,“傅叔叔要怎么样收拾我?”

    随后,林斐的下巴被捏住,迫使他扭过脸对视,温热的指腹在颚骨下摩挲,和逗猫似的悠闲。

    “给你报名参加青少年机器人大赛。”傅施阅慢条斯理,这话一出,林斐脸上的期待烟消云散,瞪着一双圆圆的小鹿眼,要多有趣就有多有趣。

    “傅叔叔,我还以为……”

    傅施阅问,“以为什么?”

    林斐看见他嘴角笑意,反应过来被耍了,下颚向后收敛,傅施阅卡的力道更紧,两颊的软肉被推上来,眼底深沉,认真。

    “痛。”

    林斐轻“嘶”一声,桎梏的手抽回,他捂着酸痛下巴,娇气地说“傅叔叔弄疼我了。”

    傅施阅拍一把驾驶椅,阿凯从置物箱拿出一瓶药膏,傅施阅接过,挑眉看着他,“比你的脚踝还疼?”

    林斐可怜巴巴地眨眼。

    “我给你涂,还是你自己涂?”傅施阅轻描淡写地问。

    阿凯好奇地透过后视镜,看林斐的眼神带着世俗的挖苦,这个天真烂漫的年纪,搞好朋友舅舅这件事,真不是一般人能干出来,要说林斐的表现是单纯不做作,他一万个不相信。

    林斐也透过镜子睨他一眼,目光的交接一触即离,指着驾驶座,“我要他给我涂。”

    傅施阅目光扫过去,阿凯瞬间头皮发麻,连忙说“傅先生,我是个粗人,这种照顾人的活我干不来……”

    傅施阅收回目光,拧开药瓶盖子,“脱鞋,我给你涂。”

    林斐解开球鞋鞋带,抬起腿,搁在傅施阅膝盖上,脚尖不偏不倚朝着肚脐下三寸,坦然大方的伤风败俗。

    傅施阅握住他纤细脚踝,向前拉一寸,温热指腹慢慢摩挲,轻微的痒麻,又有点难以言说的暧昧,林斐不由自主的用力,小腿肌理绷的笔直。

    “放松。”

    “好痒……”

    傅施阅端量脚踝上淡青细微的血管,“怎么弄成这样的?”

    林斐没骨头似的靠着车门,一五一十的将今天在器材室发生的事情交代一遍,这件事超出处理范围,如果傅叔叔能帮帮忙,出面和学校谈一谈,把体育老师开除,是最理想的结果。

    傅施阅听完,眉头拧紧,“为什么在学校的时不告诉我?”

    林斐搓搓鼻梁,穿上鞋袜,“我怕你生气。”

    “你还知道害怕?”傅施阅语气并不愤怒,但听着很有震慑感,“因为怕我生气,所以选择隐瞒,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报警反咬一口,你要怎么收场?”

    林斐的老爸都没这么训过他,垂着头,不太服气。

    傅施阅瞧着他头顶,一个字一个字砸下去,“最坏的结果开除学籍,记入档案,能影响你一生的工作生活。”

    林斐抬起脸,“如果是你,你会视而不见吗?”

    傅施阅没有回答这个锋锐的问题,声音低了几个度,“我没有觉得你做的不对,相反,你的勇敢善良出乎我的意料,只是不赞成你采用的方式,暴力只能暂时压抑问题,并不能解决问题。”

    “傅叔叔。”

    难得获得长辈的认可。

    林斐鼻子泛酸,嗅着纯正的气息,有种踏实的安全感包围着,“你真的觉得我做的对吗?”

    “善良没有不对。”傅施阅垂下眼,眸光幽暗,“只是善良的人有底线有原则,这会成为被坏人利用的软肋。”

    林斐深深叹口气,“哪有那么多坏人?总不可能我遇到的人都是坏人吧?”

    傅施阅轻轻笑了下,语气恢复一贯温和细腻,“你的那位同学,和这位体育老师不都是坏人?我像你这个年纪,也相信人性本善,后来接触的人越多,发觉人心叵测,所以我不希望你走我曾走过的弯路,你理解吗?”

    林斐乖乖嗯了下,“我知道了,以后遇到这种事情,我会第一时间告诉傅叔叔。”

    傅施阅揉揉他的头发,耐人寻味地语气道,“这是你说的,要信守承诺。”

    车停在一家高级酒店楼下,林斐下车时,随手把书包丢给阿凯,扬扬下颚,恃宠而骄的意味很明显。

    你算老几?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顶楼西餐厅俯瞰整个钱塘市夜景,漆黑的栅栏像鸟笼一样隔开雅座,典型美式复古风,容貌姣美的服务员穿梭其中,林斐第一次来这么高大上的餐厅,远远看到卡座已经坐了一个人。

    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也戴眼镜,黑框的,看着挺儒雅,读书人的模样,朝着傅施阅笑笑。

    林斐停住脚步,小声地埋怨,“傅叔叔要让别的男人和我约会。”

    傅施阅轻轻推把他奇思妙想的小脑袋,“这是我朋友,你要参加数学联赛,他或许帮得上忙。”

    “啊?他是老师吗?”林斐好奇地问。

    男人站起身来,朝着林斐伸出手,“你好,我姓陈,你叫我陈教授就好。”

    林斐有模有样地握手,对待教授不敢造次,“陈教授,您好,我叫林斐。”

    “我听傅先生说起过你。”陈教授坐下来,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你去年联赛考了多……”

    傅施阅低头翻着菜单,头也不抬地打断,“林斐,陈教授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数学,正在和科锐合作算法改进的项目。”

    林斐一听这个来劲了,看陈教授的眼光闪着星星,“陈教授,你真厉害,我知道你们大学,我以前在杂志上看过,我们华人有两个拿过菲尔兹奖,一个就是你们学校的教授,这本杂志现在还在我的书架上珍藏。”

    陈教授迟疑一下,谦虚地说,“实不相瞒,正是敝人。”

    足足好几秒,林斐太兴奋了,像个见到偶像的粉丝,“我刚和菲尔兹奖的获奖者握手,我这周都不要洗手了!”

    傅施阅低声闷笑,“陈教授要在国内待几个月,他是个闲不住的人,你能请教他问题,对他来说是一种消遣,陈教授,我说的对吧?”

    “嗯,是,我每周末会抽出一天时间给你。”陈教授还能说什么?有钱能使鬼推磨,这道理永远不过时。

    菲尔兹奖相当于数学界的诺贝尔,诺贝尔要给他补功课?林斐受宠若惊,“陈教授,不会麻烦您吧?”

    如果没记错,杂志上记载,这位陈教授十三岁就拿过全国联赛冠军了,杀鸡焉用牛刀?

    陈教授笑笑,看一眼傅施阅风轻云淡的表情,“不会,傅先生说的是,我是个闲不住的人,你能来和我探讨问题,是一件好事。”

    林斐又不傻,傅叔叔泡自己真是很能下血本呢。

    陈教授和林斐约了下次见面时间,礼貌退场。

    林斐尚处在兴奋中,耳尖泛着淡淡的红,端着桌上的果汁灌了好几杯,吹着天花乱坠的彩虹屁,“陈教授真的好厉害,百年之后,他的大脑就应该和爱因斯坦一样捐献给科研机构……”

    “这么崇拜他?”傅施阅问。

    林斐干脆利落,“是呀!”

    傅施阅看着他的眼睛,那双热情,天真,灵魂里绽放出鲜亮的火花,那是从未再别人眼里见到的光。

    那样炽烈的情绪在这一瞬间,傅施阅感受到一种久违的愉快,原来真的有人的愉悦感这么容易满足。

    这种感觉很奇妙,很复杂,但并不差劲。

    他抱着手臂,低头不由自主地笑了。

    林斐冷静下来,从小到大,被这副皮囊迷得神魂颠倒的大有人在,傅施阅不是第一个献殷勤的,却是最特别的一个,不管是那套无价之宝的化学元素周期表,还是眼前这位陈教授,分寸感拿捏的死死的,都是令他无法拒绝的诱惑。

    投其所好这四个字发挥的淋漓尽致。

    他撑着下巴,端量傅施阅一阵,“傅叔叔,你谈过恋爱吗?”

    有点好奇,像傅施阅这样游刃有余的,不可能没谈过恋爱吧?

    傅施阅姿态优雅地切牛排,稍顿,“没有,公司业务繁忙,没时间照顾儿女私情。”

    “你呢?”傅施阅反问他。

    林斐眨眨眼睛,大言不惭,“我谈过啊,好多个呢。”

    “多少个?”

    林斐抬起一只手,掰着手指数,“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七八个吧!”

    傅施阅抬眼,放下刀叉,盘子里牛排切的整整齐齐,“难怪小花招这么多,把我当你男朋友耍了?”

    “是有怎么样?我很坏的,不信你去问周勉,我就是你们眼里的坏胚子。”林斐神采奕奕,身子向前倾几分,“傅叔叔,我那么坏,你不想亲手调教我吗?”

    傅施阅轻笑了下,神态平静地看他。

    林斐直勾勾地看他,“跟我谈恋爱好不好?我会很乖。”

    “只对着你一个人乖。”

    灵的像猫似的不可捉摸。

    傅施阅置若无闻,随手将牛排盘子推过去,“少说话,吃东西。”

    牛排大小均匀,像一个个几何方块,林斐垂下眼看几秒,原封不动推回去,懒洋洋地说“抱歉,周勉舅舅,我只吃我男朋友切的牛排,您的还是留给您男朋友吧,我受不起!”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76/76469/2629445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