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推荐阅读:黄泉饺子馆叶新林清雪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少年风水师农门小王妃边缘人物她重生了锦冠天下地府带货人讨命人知否知否,红楼可签到

    第二十一章

    傅施阅微微眯眼,银质的叉子挑起一块牛排,细嚼慢咽,一瞬不瞬盯着他,“要我当你第九个男朋友?”

    尽管语气风平浪静,眼底携着锐利寒意,像是下一秒就能扼着林斐的脖颈掐死他一样,林斐微怔一下,傅施阅垂下眼,神态沉静优雅。

    “第一个。”

    林斐浅浅的呼吸一口气,按捺一瞬间的心惊肉跳。

    傅施阅漫不经心地招招手,林斐压低身子,仰着脸凑过去,傅施阅掐了一把他的脸,像对待小朋友一样警告的语气,“我不喜欢开这种玩笑。”

    林斐眼尾瞥到手表,想起那条疤痕,傅施阅家那些乱七八糟,骇人听闻的事,正儿八经的人都能逼成神经病,就算偶尔有点神经质也是人之常情吧?

    “你不和我谈恋爱,有的是人想和我谈恋爱。”

    傅施阅端起桌上咖啡抿一口,“谁?”

    林斐扫了一圈餐厅,“你等着瞧。”

    他说完站起来,抄起桌上手机,径直走向邻桌,坐着一家三口,摆着生日蛋糕,看蛋糕上的数字,男孩比林斐还大两岁,正在切蛋糕。

    看见林斐过来,三个人顿时一怔,他穿的还是附中的校服,简单的白t恤,袖口有圈黑色条纹,干净单纯得很,一笑起来,那股稚气更盛,和未成年似的,“祝你生日快乐。”

    男孩不好意思地笑笑,“谢谢你。”

    林斐扫一眼傅施阅,努努下巴,“那个是我叔叔,他很喜欢这个蛋糕的造型,我能加你个微信,你把蛋糕店推给我吗?”

    “啊……好。”男孩打开手机微信。

    林斐扫码加好友,眼里透出笑意,“谢谢哥哥,你叫什么名字?我改个备注。”

    刚说完这句,一支结实有力的手臂从背后勾住他的脖颈,傅施阅另只手衔过他手中手机,施施然地微笑,“祝你生日快乐,我们家小朋友不打扰你们用餐了。”

    林斐顺从地跟着他走出餐厅,伸手拿回手机同时不忘火上浇油,“还我,我还没问出名字呢!”

    傅施阅将手机递给他,眉骨微挑,“你确定要惹我生气?”

    “你又不当我男朋友,你还能管我和谁谈恋爱?傅总,你们科锐有这样的霸王条款?”林斐望着他的脸,目光挑衅。

    傅施阅看了他几秒,抬起手腕,解开袖口的衬衣扣子,有点被逼无奈的模样,“我会好好考虑你的提议。”

    听着还可委屈。

    试探结果算符合期待,林斐多少放心一些。

    至少,傅施阅在他面前展现的言行,尚在接受理解的范围内。

    都是大活人,谁还没点见不得光的阴暗面?

    夜风徐徐,路边的霓虹朦朦胧胧,天上不知何时下起淅沥小雨。

    阿凯打着一把黑伞,迎上台阶,殷勤地问:“傅总,我们回市区的家还是郊区的家?”

    傅施阅回过头,林斐靠着酒店门口柱子,仰着脸在看雨点,晕黄的灯光从穹顶散下,勾勒一笔从额头至鼻尖的线条,整张脸呈现出静谧的琥珀色。

    捕捉到他的目光,林斐看过来,非常不矜持,“有个聪明可爱的男孩子,今天出门没带钥匙,他要流落街头了,傅叔叔能带他回家吗?”

    赤/裸/裸的勾引。

    阿凯的表情和吃记重拳没区别,奈何他家老板就是吃这一套。

    郊区的房子很漂亮,纯白的现代风别墅,一圈漆黑的落地窗,像钢琴的琴键,处在半山腰位置,方圆十里除了这里,没有亮光的地方,一片寂寥幽静。

    没进门前,林斐慎得慌,要是有人真在这遇到危险,怕是等到凉透了才会被人发现。

    进门之后,林斐大开眼界,几何线条冷硬的装修风格,谈不上豪华,吸引他的是悬浮在半空的全息投影,蔚蓝色的小鱼游来游去,一个纯粹虚拟的水族箱。

    这玩意只在电影里见过,林斐忍不住伸手触碰。

    傅施阅见他这个动作,轻轻低笑,捉起他的手腕,套上一个白色手环,不疾不徐地说:“你可以当成钥匙,里面内置了芯片,可以在手机上设置水温、口味嗜好,你喜欢的音乐电视节目。”

    林斐摸摸手环,好奇地打量周围,一架玻璃橱里的骷髅头映入眼帘,闪闪发亮,他凑近一点,才看到上面镶满钻石,两个黑洞的眼眶空荡荡,这种阴间艺术,实属欣赏无能。

    “傅叔叔,你不害怕这个吗?”林斐压低声音问。

    傅施阅倒一杯水,递给他,“这是我母亲的头骨,有什么怕的?”

    林斐险些拿不住水杯,蓦然瞪大眼睛,快步远远离开橱窗,更可怕了好吧?

    傅施阅睨一眼骷髅头,挺淡定地说,“她是潮汛期跳河自尽的,找到尸体时只剩下骨头了,这是她最后的遗愿。”

    林斐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努力不去想恐怖的事情,“你一定很想她吧?”

    “人死如灯灭,无所谓想与不想。”傅施阅风轻云淡,掏出手机,屏幕上点了几下,橱窗降下一道黑色帘子,“抱歉,吓到你了,下次来你不会看见它了。”

    林斐忍不住好奇心,“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傅施阅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慢慢抿一口,“一个可怜又可悲的人。”

    说完,他似乎不太想继续谈下去,“去洗澡吧,睡前故事结束了。”

    智能化的按摩浴缸方便快捷,躺两个人绰绰有余,林斐靠在池壁上,仰脸望着天花板的灯。

    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能丢下儿子自杀,遗愿是在头骨上镶满钻石?

    虽然逝者为大,林斐依然觉得这不是常人思维。

    越发觉得傅施阅可怜。

    换位思考,如果他摊上傅施阅那么一个不负责任的爹,和一个不那么正常的妈,性格里多少会有点偏激。

    想着想着,他唾弃了自己升起的圣母心,和叔叔谈个恋爱而已,别搞得像真爱似的,矫情。

    像傅施阅这样有故事有阅历的男人,完全是他喜欢的类型,弄不到手誓不罢休。

    林斐抬手摸摸脸颊,他这人,喜欢的时候甜言蜜语,你说什么是什么,不喜欢的时候,拜拜就拜拜,大哥你是谁?

    简称天然渣。

    谁也治不了他。

    洗完澡,换下来的衣服扔进脏衣篓,拉开衣帽间的衣柜,在一排整齐衬衣里随便挑了一件。

    傅施阅倚着落地窗前的单人沙发,翻着一本精致的书,两条笔直均匀的腿落在眼下,皮肤细腻白净,小腿曲线圆润,一层薄薄的肉感延伸到大腿,泛着青春光泽,浅蓝细条纹的衬衣垂坠的挡住令人遐想的部位。

    他不慌不忙地抬起眼,林斐比他矮一截,袖子挽在手肘,扣子系的慵懒随意,因为刚洗过澡,两颊的气色如同玫瑰鲜艳,空气里漫着沐浴后暖意香甜气息。

    林斐拿过他手中的书,翻到封面,“《爱/欲与文明》,好看吗?”

    傅施阅直勾勾盯他,点点头。

    林斐把书赛回他手里,盘着膝盖,随意坐在他面前地毯上,“能给我讲讲书里讲了什么吗?”

    这个居高临下的角度,清晰凸出的锁骨像蝴蝶展翅似的,傅施阅移开目光,解开两颗衬衣扣子,释放呼吸,“讲述爱/欲是人的本能,理当解放天性……”

    “哦?”林斐漫不经心,仰着脸凑近他,“还有呢?”

    傅施阅声音有点哑,翻开书籍,随便挑了一段念,林斐好像很感兴趣,越靠越近,目光专注地看着他,很轻很轻地说:“傅叔叔,我刚没找见内/裤,你不介意吧?”

    傅施阅呼吸一滞,血液涌到头上,下意识地垂眼,衣摆阴影处弧线柔美,影影绰绰,看不太清。

    那是一种男性的,直白露骨的目光。

    几秒后,林斐眼睁睁的见证了身体变化,倒是不想看,奈何他坐在地上,眼睛正对着肚脐下,无辜地说:“傅叔叔,我不是故意的。”

    傅施阅喉结剧烈滚动,刹住了那股激烈情绪,伸手抚上林斐柔软的后颈,“起来。”

    林斐掀起眼皮,后颈温热的手逐渐下滑,有抚到背部的趋势,他忍不住颤一下,坏心眼地说,“傅叔叔,我还在上学,你这样不太合适吧?”

    “……”

    傅施阅盯着他天真的脸庞,纯和坏结合的天衣无缝,让人想把他弄到崩溃哭泣为止,深吸一口气,径直走向洗手间,水雾尚未消退的镜子上画着一颗可爱桃心。

    林斐留给他的礼物,他一手撑在桃心旁,呼吸深沉,隐忍,草草的自我了解。

    出来时,林斐躺在沙发上呼吸绵长,睡的香甜。

    很少见有人在傅施阅身边能睡的着觉。

    傅施阅轻描淡写瞄一眼衬衣下,薄薄布料遮挡的掩饰,倒是很会说谎。

    他拿了条厚薄适宜毯子盖在林斐身上,坐在沙发扶手上,边擦头发,边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打开隐藏信箱。

    [陌生人]: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他嗤笑,单手敲下一行字。

    [你别无选择,只有听我的这一条路。]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76/76469/262977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