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推荐阅读:少年风水师农门小王妃边缘人物她重生了锦冠天下地府带货人讨命人知否知否,红楼可签到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凤凰珞Re,骨傲天屠戮的我

    第二十三章

    事情一旦闹到网上,被大众舆论捕获,如何处理已经不是附中一个小小的学校能左右的。

    各个班级家长快要把学校电话打爆,林斐班级群里炸了锅,一个一个开始追忆和这位老师相处的过往,那些当初不以为意的肢体接触现在想来细思极恐——变态竟在我身边。

    人与鬼没有差别,鬼字不就是戴上面具的人?

    第二天学校里的老师,人人面色凝重,匆匆忙忙,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样子,到了上课时间,代课老师没来,赵涛腋下夹着夹子走进来。

    林斐手里握着笔,正在画黏土模型,讲台上赵涛咳嗽几声,他放下笔,合上美术本,老老实实地听。

    赵涛废话不多说,上一堂性教育课,以前也上过,老师模模糊糊的一笔带过,这次他讲的尤为详细,课堂上难得没有学生起哄发笑,竖起耳朵认认真真的听。

    快下课的时候,他叹口气,合上书,“网上的新闻你们也看了,别好奇学校里的受害者还有谁,能站出来指认的受害者很勇敢,但没站出来也没有错,唯一有错的是加害者,还有社会固有的标签,也怪我之前没和你们好好讲,这种事情与性别无关……”

    林斐靠着后桌,提防陌生人,道理他从小就明白,他爷爷奶奶千叮咛万嘱咐,一个学生再聪明也比不过深受社会历练的大人,就像打游戏,拿着一个绿皮新手号,人家早都满级一身神装,怎么可能打得过?

    所以在知道傅施阅是周勉舅舅之前,他对傅施阅没有任何想法,凭空冒出一个有钱叔叔,还对他温柔体贴,任谁都知道里面有问题吧?

    谁知道这个人图什么?

    可傅施阅是周勉的舅舅,初次的遇见或许只是来接周勉,听到他提周勉的名字,饶有兴趣地配合。

    周勉是林斐最好的朋友,好朋友的舅舅当然不算陌生人,虽然这事挺不道德,可他本来就道德败坏,渣渣一个,干不道德的事不是很正常吗?

    只是不知道,傅施阅什么时候能答应和他谈恋爱?

    再吊着胃口,他可不敢保证现在这口热乎劲还在。

    钱塘创文刚结束,夜市摊子摆起来,南校门口又恢复热闹喧哗,小吃车旁挤满学生,汽车喇叭一声一声催促着,烟火气息浓烈。

    林斐背着书包走出来,双手抄在校服外套口袋,站在马路沿一动不动,路过的人还以为他在扮酷,直到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停在面前。

    副驾驶车窗降下,白秘书笑眯眯地看着他,“林斐,外面凉,上车吧。”

    林斐置若无闻,看一眼后排黑漆漆的玻璃,努努下巴,“傅叔叔是来接周勉,还是来接我的?”

    白秘书回过头,看着后座正要话,光亮的车门开了,傅施阅走下车,一声不响地握着他的手腕,引着到车旁,推进后座位子。

    “接你。”

    一气呵成。

    林斐不怀好意地问,“傅叔叔,你不用接你外甥吗?”

    傅施阅拎过他的书包放在一侧,简短地说:“以后都是来接你的。”

    林斐得意地笑,乘胜追击,“以我男朋友的身份吗?”

    “以你叔叔的身份。”

    “那我不要。”林斐轻哼一声,别过脸看着窗外倒退景色。

    没有看到的是,上车地点,一个男生拿着手机对着轿车咔擦拍几张照片,发给了qq内一名好友。

    豪车,年纪大点的男人,长相标志的学生,令人浮想联翩。

    车里播放好听的钢琴曲,白秘书扭过头,察言观色一番,笑着说,“林斐,你看新闻了吧?我费了好大功夫才得到你们学校往届学生通讯方式,让助理一个一个挨个联系,我负责说服受害人站出来曝光……”

    “是你?”林斐错愕。

    白秘书摇摇头,看向傅施阅,“不是我,是傅先生吩咐我这样做的。”

    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一字不漏。

    林斐偏过脸,傅施阅在看他,手臂一伸,温热干燥的手掌在他后脑抚了抚,勾着他脖颈向自己拉近一截距离,“不用感动,这事不止为了你让你出气,也为那些潜在的受害者。”

    离的太近,林斐情绪涌上来,一把抱住他,像小熊一样牢牢的,“傅叔叔,你好好啊。”

    除了吊着他胃口,这个男人好的无可挑剔。

    傅施阅轻轻嗯一声,“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

    “那是他们有眼无珠。”林斐凑上去,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你又善良又温柔,还那么绅士,就需要小坏蛋来喜欢你。”

    善良和张扬,多般配。

    颈窝里的气息热烘烘,傅施阅掰过他的脸,语气认真深沉,“林斐,如果我和你在一起,分手的方式只有至死方休。”

    车厢内安静的只剩下呼吸声,傅施阅在看他,漆黑的眼眸深不可测,像吞噬一切的漩涡,一点一点的将面前的少年拉进漩涡中心。

    林斐蓦然一惊,心跳乱七八糟,垂下眼,睫毛遮住眼睛,“你以为我会怕?”

    “你不怕?”

    “有一点怕。”

    林斐扑哧笑了下,气氛缓和一些,爬到傅施阅耳边,又开始新的一轮撩拨,“傅叔叔,你看到我画给你的心了吗?”

    傅施阅点点下颚,“看到了。”

    林斐靠的更近,小尖牙轻轻咬一口他的耳垂,“你有没有想着我……那个?”

    傅施阅睨他一眼,伸手推把他的脑袋,嘴角扬起,没接话茬。

    林斐一清二楚,“你不说话就是有,那个了几次嘛?”

    “你想知道?”傅施阅从容不迫。

    林斐看着他线条冷锐的下颌线,“你不说我自己猜了,嗯……我猜两次?”

    傅施阅曲指在他额头敲一下,“起来,坐直。”

    “那就三次?”

    “难不成是四次?”

    “五次你手不酸嘛?”

    “六次你身体也太好了叭……”

    林斐还要张口就来,傅施阅掐住他两颊,制住了他的胡言乱语,偏过脸贴到他耳边,低声吐字,“三次。”

    林斐扑哧笑出来,眼睛里小星星闪呀闪,很不诚恳的道歉,“别生气,对不起嘛!”

    下次还敢。

    初秋气温适宜,车内没有开空调,阿凯和白秘书目不斜视,置若无闻,后排两个人你来我往,打的火热,旁若无人。

    傅施阅抬起手腕,瞥眼腕表,拿起平板电脑,倚着靠背回复工作来往邮件,“机器人大赛的事,你负责提供创意方案,我会安排电子工程和编程,不用着急,慢慢来。”

    林斐毫不忸怩地说声,“谢谢傅叔叔。”

    他老老实实地看着傅施阅手指灵活的敲出一行行晦涩的英文,成熟认真的男人真迷人。

    车子路过小巷路口,黏土diy的手工店就在里面,林斐道,“停在这,我要下车。”

    傅施阅瞥眼窗外,示意阿凯停车,“还没到你家。”

    “我有个秘密。”林斐拎起书包,神神秘秘。

    傅施阅合上平板电脑,声音平静提醒他,“你答应过我,我们之间没有秘密。”

    林斐推开车门,撩开长腿下车,“我收回,反悔了。”

    如果此时他回头,将会看到与方才截然不同的傅施阅,阴沉冷漠,如同恶魔的化身,白秘书与阿凯大气都不敢出。

    可他没有,步履轻快,径直走进窄窄的小巷。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76/76469/263068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